• 观照

    2006-10-23

           修行者被人误解,他不争辩。他被关在了监狱,他也不抗争。能看到前世的人,明白自己今日所得,乃前世影响。惟有回报,才能解脱罪恶。
          近日所得,让我发现,自己生活中的点滴弱点和不良习惯,都将成为行途中最大的障碍,甚至某天一个积累的小错,会彻底毁掉生活,甚至生命。因此,克服生活中的点滴弱点,培养良好的工作和生活习惯,应当是目前最重要的事。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

  • 回来了

    2006-10-07

          从梅里回来了。随之而来的,还是工作,乱如牛毛的情绪纠葛,音乐,评论,要命的艺术和毫无意义的人。
          尽量保证自己的洁净,保证生之干净。他人的生活和我无关,而我要活的干干净净。

  • 2天

    2006-09-23

    现在是早晨7点半,还有37个版。奇怪的是,我怎么感觉不到重量?

     现在是夜里12点,做了10个版。还有27个。 

  • 2006-09-21

          一周之内,要做52个版。还剩3天。44个版。忙啊,忙完了就要去云南。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生活象一堆糨糊。烂泥扶不上墙。我不高兴,但还是不忍心看到你也不高兴。就只能小声对自己唱着张楚的“爱情”,只唱最后一句:“离开,离开,离开,离开,离开你。”

  • 9月17日

    2006-09-17

     晚上去了万胜围,看张浅潜演出。她情绪不错,眼神中依然有不安与疯狂,令人难过的微笑,但音乐没有进步。
    收到4本书。其中有《墙》《兔子跑吧》
    接到新的工作。十一,近50个版面。14个西方美术史,7个旅行故事,7个书单,6个电影故事。有想象的工作,让人兴奋。可我担心,这兴奋最终会变成敷衍。
    找到梁奕源的唱片,很抑郁的歌声。2002年的声音。
    最近演出很多,我不太想说话,没有采访,没有问题。

    今天空气很好,晚风轻拂,秋天的味道。
    晚上走的时候,大路上几乎没有人也没有车。我很想沿着路跑起来,象插上了翅膀。这一念头最初产生于14岁,那时,我真的跑了。
    一个晚上,我都在想,是否能有一种办法,让大家摆脱苦恼海。那些恼人的情绪,犹如撕也撕不开的蜘蛛网,死死的缠住人的一生,尽管它是你情绪不好的幻觉。或者,对待情绪的唯一办法就是装糊涂,假装看不见。
    赶车。冰水。睡觉的小鱼鱼,和至今未解的明天,就是生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