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读书会第二期

    2009-12-03

     

         读书会第二期(2009年12月1日)讨论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作品《正见》。这个选题是上一次读书会结束时,敏儿和思雨强烈要求的而决定的,而我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个很帅的仁波切。不过,由于信仰对中国人来说,是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域,所以,这本书势必会促成这场读书会具有很多不同的观点。
       果然,讨论的时候大家争论不休,从书本身,谈到了宗教的作用。非常好玩。最有意思的是,每个人对宗教都有不同层面的了解,为此,也出现了各种各样、不同侧面的了解。详情见小麦的博客
       由于我很喜欢宗萨蒋扬钦哲仁波,特地贴了三张他的照片。这是宗萨钦哲仁波切在2008年的9月在美国专门为大陆学生拍摄了的三张照片,他说:“就是照片上这个人将会对大家进行佛教修行上的交流与指导”。我对他的喜爱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仁波切、大活佛,还有,他真的非常非常酷,他的酷不在于拍电影、玩音乐、学哲学,而在于他从来不会讨任何人的欢心,也不会做那种你能想象的到的事情,“他总把最不好的表现给别人看,但一个人独处时,最好的部分就完全展现出来,这就是他独特的个性。”,有时候听他讲话,看他的书,真是觉得好开心,仿佛我心底潜藏的叛逆,完全被一个人彻彻底底、光明坦荡地呈现出来。
        我觉得,对某一些东西的信赖,有的时候,仅仅是来自你信赖这个人,这样一个人,他所信赖的事情、所遵循的道路怎么会很愚昧,很迷信,很无趣呢?赫赫。

     

  • 忘不了的时光

    2009-11-20

     

         在另一个讲座上碰到婉虹,她说,感觉你还有很多话想说。我想了想,想也许是吧。在他们讲话的时候,我低头翻看着我的笔记本,乱七八糟的字体记录着一些简单的话。我想起当时的一些感受,的确还有很多话想说,想说那种身体的互动,想说对话之间的微妙感受,想说看到这张照片真开心。

     

  • 深圳三展览

    2008-09-02


         1. 第一次去参加展览没有带相机,就好像平时身上有三只手,今天丢了一只,有点不自然。每次想到要拍照,就发现自己没带相机。

        2.早晨6点起床,8点上火车,10点半采访,1点开幕式,到了3点时,何香凝美术馆里已经空空荡荡,刚才簇拥的那团黑压压的人完全消失了,留着几个保安和展厅礼仪小姐。我无处可去,很困,只好坐在小咖啡厅的沙发上等下午5点半的开幕式。
         在沙发上可以看到几棵竹子。它们立在窗外,在阴天的背景下摇弋,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,极为寂寥。
         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一睡就是半小时。

      3.三个展览更像是一场巨大的交友时尚晚会,在酒店旁边的开幕式华丽又奇怪。大部分人穿着黑T桖,光头、短发或者长发,从四面八方赶来,热烈的说话。天气沉闷压抑,我看着他们,就赶紧离开了。

      4.回来的火车在4号车厢,开车了,车厢里还似乎没有空调。人们开始愤怒,纷纷跑到了其他车厢,整个车厢后来只剩下几个人。其实也不是那么热,丝丝的风从头顶吹过来。

     

  • 又开始了

    2008-07-22

    8月藏地行。

    又开始了。30个版。9天。一天做3个。明天要做4个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05-16

    2008-05-16

    每个人都有生命尊严,因此追寻生的乐趣,所以我来参加艺术展了。==梁文道 周三,地震后不到48小时,我坐上去深圳的车,前往何香凝美术馆参加意大利雕塑展。一路上,我一直在听广播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生命正在消逝,而窗外的田野、厂房、炸掉的山和绿色的香蕉树一如即望地停在稳固的大地上,我盯着在白花花的阳光下几乎凝滞的世界,感到一种不真实。我疑心自己真的要去艺术展吗?这个时候,什么当代雕塑、前卫雕塑、传统雕塑有什么好说的? 地震之后每个人情绪都不稳,面对巨大的悲剧和废墟中被埋的小孩,我们几乎无力去继续过日常的生活:购物、唱k、写小情小调的blog或看艺术展。“奥斯维辛之后写诗都是野蛮的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