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按日计”的生活

    2011-03-24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htree-logs/111055548.html

     

    hiroshima_8.jpg

     

    Everything is Everything 2006-2007

    前些天,维他命的贺聪发短信说,将举办田中功起的展览《按日计……》,我还有些意外,难道在广州举行?在广州的维他命空间,已经有很久没有活动了。倒是他们在北京开的“这个店”,活动频繁,各个艺术领域的京城名人纷纷登场,尤其是9 月初,他们举办的“当铺”项目, 以很巧妙的形式陈列出六十多位艺术家的可售和待售的小作品,非常符合维他命空间一贯所持有的“对当下生活保持关注”“探讨艺术本质”的态度。
         
    当贺聪很肯定地告诉我,这个展览的确是在赤岗举行,我不由对田中功起充满了好奇。就像09 年初维他命空间举行白双全的展览一样,最初不少人都不太了解这位年轻、恬静的香港艺术家,但看了展览,却被他依靠直觉发现的生活细节所感动。沉寂半年多的维他命空间,很少轻易做展览的维他命空间,这一次将为广州带来一个怎样的田中功起?

    2010年11 5 下午,我踏进了赤岗商业广场里的菜市场,沿着水果摊、网吧、电脑学校,拐弯上了三楼的维他命空间,一进门就看到了胡昉。所有的感觉既熟悉又亲切,好像很多年这里都是这样,低调、自然,哪怕是开幕式也很安静,一些人小声的说话或者静静地看着作品。而田中功起的作品,仿佛也染上了广州这个城市杂乱又茂盛的气息:三轮车、城中村的炒饭、风扇上旋转的丝带,犹如迷宫一样的展厅,密集到几乎无所不在的作品,相比他以前在台北、日本或者韩国做的作品,出现在广州的这些,似乎更草根,更有中国气息。
       
    果然,胡昉告诉我,这次展览中好几个作品都是在广州的城中村完成,如《穿越》、《炒饭和艺术图书》、《一处到另一处,另一处到之前的一处》的背景都是石牌村。据说,
    田中功起对于石牌村的印象非常深刻,他觉得这就是他脑海中中国的画面,或者是香港的画面。不是因为杂乱和拥挤,而是城中村里那种介于乡村和城市的生活丰富性打动了他。为此, 田中功起延续着他的创作方法,以在广州的创作为主线,进一步延伸了展览的范围。
        
    为什么展览叫《按日计……》,因为田中功起是一个永远在尝试了另一种可能性的人。他觉得扫把不是仅仅用来扫地,还可以杂耍;卷筒纸可以滚动;水杯可以放耳机;给水瓶带一个手套,在他早先的一个作品中,他把所有的物体都弄的面目全非,仿佛每个物体都有自己的生命,它们能够做很多事情,而不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惯用的一种。按他的话来说,
    就是“在一个极其平常的时刻,我们可以同时看见一些新东西。” 因此生活对于田中功起来说,就是按日计,一天和一天都完全不同,甚至可能按时计,按秒计,重点就在于不安现状:“ 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做,最终我们或许会发现新的事物,那些时不时浮现在我们生活中的基本之物,那些大部分时间里被我们忽视了的事物。

    很多人觉得田中功起的作品很有幽默感,看上去很好玩,而细看下去,就发现,这个展览的重点还是在于转化了每个人的生活经验,促使我们去重新观看身边的世界,比如之前你肯定想不到,炒饭可以和先锋实验音乐、艺术图书一起卖,也没有留意过一辆三轮车穿过城中村将会碰到哪些人,碰到哪些事情。大部分的时间里,我们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,没有注意到在我们视线内出现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事情。我们看不到这些真实存在的细节,就像我们从来没有生活过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