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个下午 - [日子]

    2010-09-16

        1. 突然间下起了大雨,站在天桥下面等人。路上的积水如海水一样,随着公交车的停站涌来涌去,混杂着烟头、树枝、路上的灰尘,渐渐没过脚面。往后退,是瓢泼的大雨,站着不动,积水就会越涌越高。

        2.在美院教授楼的9楼,第二次来潘鹤的家,这次上了二楼。满地都是小雕塑和书报杂物,房间的一角,是一扇透明窗户,窗外正在下着雨。潘鹤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,我就在四下张望,想看看这个房间装着怎样的故事。我看到最角落里有一幅字。以前在潘鹤的展览上见过:滚滚长江东逝水,管它垃圾浮云。

       3.我很想记住潘鹤说的话,但掏出录音笔已经迟了。然后我对自己反复回忆,默念着他的话。几秒钟之后,我还是彻底地忘记了。

      4.电话一直在响,一直在响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   星海音乐厅,2010年9月13日

  • 半夜两点 - [日子]

    2010-09-14

         昨天夜里12点,对面楼上有一家人在吵架,一个凄厉的女声在深夜的小区上空飘荡:“我受够了,我受够了”。
         我站在阳台上张望,只看到对面楼只亮着几扇窗户,有个人对着电脑,还有一家人走动,看不出异样。我抬头看了看天空,漆黑的天上有几个星星。我想起来白天的时候,有十来只蜻蜓几乎飞到了9层楼的高度,在灰白的天上盘旋。我想了想,然后就去睡觉了。
         躺在床上,那个歇斯底里的女声,还是时不时突兀地跳出一两句,“说,你说。”......那声音像漆黑夜里的闪电,一闪而过,却再无雷声,彻底湮灭在沉寂的黑暗。我躺在这片黑暗中,心想不知道那个声音如何度过这个夜晚,想着想着,就难过起来。

  • 一年放假时 - [日子]

    2010-09-14

    想秋天了,想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