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胡昉

    2006-12-2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htree-logs/4147429.html

        这一年,见了几次张巍。分别在不同的场合,林一林的展览,维他命空间,其他画展的开幕和美术馆。却很少见到胡昉,他一直在维也纳那边工作,为卡塞尔文献展,五年一届。

        昨天,在维他命空间,又看到他。刚好有机会,与他和张巍好好聊聊,眼前我们刚刚经历的2006年。说了好多话,我大致回忆一下大意。
        首先,我们都认为,目前的中国和过去半个世纪一样,处于一种“奇观”状态。当代艺术迅速完全投向市场化,繁荣的背后却是致命的破坏。而群起的各种艺术空间,则完全以相互打压和资本竞争的方式生存,破坏程度非常大。数十个新出现的画廊,几乎内容一样,都是赚钱,直奔市场。没有人做学术,做学术非常艰难。
         而这种“奇观”的出现,和中国的体系和思维非常一致。中国一直推崇大一统,以简单化和统一化的方式操作。市场的狂热,背后,就是政府和以政府为代表的官方思维的介入,他们以极大的权力和资源,迅速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赞助人。同时,也产生了巨大危机,那就是缺乏了多样性和可能性。
       胡昉认为,多样性和开放性,正是当代艺术最可贵的品质。它取消了古典艺术的单一标准和固定框架。而中国当代艺术,目前严重与社会,与自身,与开放的环境脱离,单一和急功近利的状态,势必会出问题。

      不过,“奇观”本身,也说明,中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,在这里,可能会发生任何事情。每天的急速变化,传统与现代的磨合与交叉,道路的改建和房屋的拆迁,资本主义的规则与农业传统社会的人情冷暖交融在一起,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可能性。艺术本来应该在这块土地上有更有意思的表现,却同样陷入了中国不断出现的各种“趋众”和偏执当中。

         和谈女性主义类似的地方在于,谈中国当代艺术,也势必会随着根源,走到社会和政治本身。因为,制度和社会价值根源,才是任何思潮或艺术改变的根源。目前,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,其根源根源还在于,中国当代艺术或现代观念,缺乏西方社会的文明体系和体制。因而,也难以形成一个合理并完善的操作规范与正常的艺术生态。
        因为,在一个封闭不开放的环境下,人们只能试图用最小的资源和最小的成本去赢得最大的效率,甚至不惜饮鸠止渴。
          胡昉说,真正的危机,不在于目前的经济狂热,而是,在这种抽离的疯狂发展中可能会产生的价值体系危机。目前,已经出现了这种苗头。社会已经有了某种不安稳的情绪。

      谈话的最后,我和胡昉谈起了小河的演出。我们都很兴奋,感到这是2006年,中国音乐出现的一个异类,也是希望。因为小河非常聪明,同时也达到了成熟。他能够举重若轻,可以放松的玩,同时,又能陷入音乐游戏本身,依然能够投入生活本身,从生活当中,从中国寻找最贴近我们,最真实的情感。

      和胡昉、冯原的谈话,总会让我感到有所受益。冯原用理论和知识构建了一个完整的逻辑。而胡昉更多是一种直觉的判断,并由直觉进一步深入下去。这种直觉来自人的天性和他对他人有多大程度的关心,能够多大程度去理解并发现他人。

        对于他们目前的状态,胡昉说,他们现在是能做一点就做一点,不怀有太多理想主义的情结,不让自己沉溺或陷入某种激愤、愤怒等情绪当中。尽量保持距离,坚持自己的目的。将来可能会针对不同的事情和状态,采取不同的策略,但他们的目的是不变的,对艺术本身的态度和认识是清楚的。这也是他们这几年渐渐明确的事情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