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尚涛

    2010-12-19

        上周日,在小洲村采访了尚涛。我们一下车,就看到尚涛在家门口站着,像一个邻家老伯,言语不多,却极为诚恳。他家的院子很雅致,有一个小桥流水般的池子,游着小鱼,植物很多,几棵很大的植物尤其好看。尚涛跟我说,那是旅人蕉。因为它的叶柄有很多水分,旅人口渴的话,在它身上割开一个小口,就能喝到水。
        和尚涛谈画画,几乎听不到很学术的艺术名词,他只是说,自己没想太多,自己就去画,试着把自己想要的效果表现出来,“可能画坏了,不成功,那就再画,时间多了就是一种锤炼”
        尚涛随口就能念出几句古诗。他很喜欢古诗,觉得有意味。他说他看长恨歌的时候,看到一句诗是“能以精诚致魂魄”,“它不是形容艺术,是说唐玄宗很思念她的妃子,找了术士来找她的魂魄,诗的意思是把我的“精诚”投入进去,能够感动他人的魂魄。我看到这句话很有感触,正和我们作画的原理不期而合,异曲同工。

        采访那天的第二天,尚涛就要去北京了。年龄大了,身体和记忆力都不好,出门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压力。把要带的东西写在纸条上,一样一样的对,但是还是会忘带东西,忘了把要带的东西放哪里了。“时间本来就不多,却把很多时间都放在找东西上”。即便这样,我还是欺负了这个好说话的老实人,请他带我去看他的书房,看他的书架和一点点买回来的CD,看他选着自己爱听的音乐,放给我们听。
        我拿着相机,在房间里四处走,远远看着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尚涛,心里有点说不出的东西在涌动,我抓不住,甚至来不及想清楚。